头部右侧文字
头部左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基金频道 > 正文

黄江芙蓉寺千年寻古

wangchaowh wangchaowh ⋅ 2021-06-12 02:00:02

  芙蓉寺千年寻古

  芙蓉寺古称“芙蓉庵”,此名从现存东莞黄江黄氏祠堂的明代崇祯十二年幽冥钟上刻的铭文中“芙蓉庵”而知,当时的庵中主持是“僧直庵”,也就是直庵和尚。“庵”原意指瓦房小庙,后来专指尼姑庵的说法,大约是清代之后。这点,可从明末清初的名仕张岱在其著名散文集《陶庵梦忆》里,写他在晚明时期生活奢靡而纵逸,那时,他常去绍兴斑竹庵的“庵泉”取水泡茶。此处“斑竹庵”另名“长庆寺”,始建于唐代。从文中故事看,定然不是仅为尼姑所住的寺庙。

  芙蓉寺地处东莞黄江宝山国家森林公园境内,宝山山脉在黄江,主峰宝山顶海拔486.9米,凌空挺立,蔚为壮观。“宝山”一名,最早见于东晋。在东晋时期,此处隶属古代宝安县管辖。而“宝安”县名的来历正是宝山。宋朝有书记载:宝安“山有宝,置场煮银,名石瓮场。”此“宝”为银矿。公元331年(东晋咸和六年),东晋设郡,置宝安县建制,宝安县范围包括今日深圳市、香港、东莞市部分地区、番禺县南部、中山市等地区。

  南宋末年及元初东莞县丞张登辰,曾在宝山夜宿,并写下《夜宿宝山》一诗。

  堂虚四壁风萧骚,山激万窍声嘈嘈。

  巨灵约束虎豹遁,飞帘叱咤蛇龙嗥。

  麻姑搔痒十指爪,王母分赐千年桃。

  酒酣横卧北斗柄,鵾鸡咿喔蟾蜍高。

  张登辰当时是县丞,其兄为知县,正值宋元更迭之时。兄弟俩主持东莞县衙的地方管辖。宋末县丞一职是知县的辅佐官,正八品,吏部任免,职责是主管全县的文书档案、仓库、粮马、征税等。夜宿宝山,可以看出当时宝山是有住的地方。因为,宋时炼银的工厂坊已经存在了。古人历来视金银为天地圣灵之物,在石瓮场边,修建一所瓦房,供奉观音或者财神,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因此,芙蓉庵刚开始有可能是练银的工匠们修建的一所瓦房。“宝山石瓮出芙蓉”,于是,供奉观音的瓦房自然就称之为“芙蓉庵”。可以认为,芙蓉庵应始建于两宋之间,距今约千年。

  明天顺五年(1461),东莞知县吴中与好友同游宝山之后,也写下《宝山石瓮》一诗。

  天公造化迹莫窥,有石如瓮何神奇。

  山灵终古为呵护,乌获有力应难移。

  寻幽来此停骖久,瓮底泉声雷怒吼。

  宝山云暖松花香,疑是仙瓮酿春酒。

  由“暖云、春酒”可以知道该诗写于初春时节。另从“寻幽来此停骖久”一句中“骖”指的是三匹马拉的车。可见,当时这里已经有马车行走的道路了。在此崎岖的山林中,已经修建了类似今日的管道交通系统马车道,这是很不简单的事,可知此处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风景旅游地。假若不是官贵常来,百姓是不可能有这个钱来修马车道,加上明初之前整个元代,并不太平。除非官府拨专款修建,否则没有可能。知县与友人在春天乘马车前来游玩,并赋美诗一首,定然也不是一般景色。

  东莞知县吴中,字时中,江西乐平(今江西省乐平市)人,进士,天顺五年(1461)东莞知县。刚到任时,就遇到荒年,岁歉民饥,他多方筹集资金赈恤,有一些欠税户累岁不完粮,他就为措置代输。闲暇之时,吴中到处走访,了解民生疾苦,不仅修复了学校,添置了祭器,还对县里的道路、桥梁进行了彻底的维修,极大地方便了百姓的生活。吴中在东莞县前前后后干了四年,因治理有方,后来升任广州知府、贵州布政使。史志称赞他“莅事明敏,宽以猛济,奸诡尽息,吏不敢欺”。

  吴中好赋诗题词,与东莞本地的诗人有密切的来往。天顺五年(1461),陈靖吉、何潜渊、罗泰、陈智明、夏侯恭、蔡蕃、朱恪等15人结成诗社,吴中积极支持,诗社选址在道家山凤凰台畔,因此被命名为凤台诗社。明代陈象明说:“诗社中君子皆耆英硕德,含和抱璞,为国之祯,为人之瑞,而为少年后进之所仪型者焉。”

  此首写于宝山的诗句,正是与诗友同游后而作的。

  随着宝山银矿开采以及瀑布深潭幽景的美名远播,在宝山主峰西北侧的芙蓉庵也随之成为一方名刹。明代倭寇猖獗,此处银矿之名加上近海,倭寇常有滋扰。另外明晚期社会动荡,崇祯年间朝廷重税加上天灾不断,农民起义和外地入侵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疾苦与灾难。崇祯十二年春,芙蓉庵住持直庵和尚为百姓祈福,超度因战火死去的亡灵。募化一鼎重约二百斤的幽冥钟。从幽冥钟上刻的铭文,可以看到当时的情景:

  “告:

  崇祯十有二年仲秋吉旦立。崇祯十有二年戊寅仲春,宝山芙蓉庵住持僧直庵矢志募化幽冥钟一员,重贰佰余斤。昼夜奉赞钟文,力行苦行,功果,广利一切受劫诸众。期以三年为率,是岁仲秋,僧直庵忽尔告殂,不克成。告诸檀越寺见兹功德,浩大悯僧,发硕肫处游。各有金以成福果,仅提名于左:

  信官 王应华

  信士 王安荣 ”

  从这段铭文,可以得知庵中住持直庵法师在崇祯十二年(1640)春天化缘募资,铸造一座重约两百斤的幽冥钟,不料到这年秋天,直庵突然仙鹤而去。信官王应华和信士王安荣捐赠了主要的款项,完成了此钟的铸造,并刻铭文纪念直庵住持的无量功德。

  在铭文中,信官“王应华”是明代东莞学子中堪称神童的人,在明代入仕为官,明灭后,晚年礼佛并潜习诗文书画,成为一代书法大家。

  王应华生于东莞石排埔心上汴村,小时候,父亲早逝。其母贤惠,大有“孟母三迁”之遗风,将其养育成人。万历四十六年,18岁的王应华考中举人,崇祯元年(1628)年即高中进士。入朝为官的第一件差事,便是给崇祯皇帝派去修皇陵,在《王应华墓碑文》中记载“治陵工成,奉旨加俸一级。”后来数度升迁,官至福建按察使,为正三品大员。

  崇祯十二年正是大明风雨飘摇的最后岁月,李自成的农民军直指京城,明军节节败退,清兵也在山海关与明军对峙。作为朝廷要员,王应华此刻的心情自然万千波澜而难以言状。天灾人祸,凡间如地狱,观音救苦救难和地藏菩萨超度亡灵成为黎苦大众祈福寻求解脱的信仰。

  幽冥钟与观音和地藏的信仰密切相关。幽冥钟是在夜间和地藏超度地狱恶鬼时敲击的梵钟。直庵和尚此时募化铸造幽冥钟,正是当时世局所需。

  两百余斤重的铁锡铜的合金铸造,在崇祯十二年价值几何?明末中国的兵器还主要是冷兵器,战乱对铁资源的大量消耗,加上连年天灾人祸,朝廷重税,据有关记载,明末每户家庭用铁量每年为四公斤,也就是说两百斤重大钟大致的用铁量是25户人家一年的用铁量。

  王应华作为当时东莞在朝廷最显赫的官员,不仅慷慨捐助,同时,还在铭文中以“信官”题名。信官是官员为虔诚祈福的谦卑自称。某种意义上,代表了朝廷和官方。由此,也可以推断,最后完成这座大钟的时候,已经民间募化上升到半官方的一件大事。

  在明王朝千疮百孔之时,普通的寺庙或者说普通的主持,可能惊动朝廷要员吗?显然,芙蓉庵在当时是一座重要的道场,尤其可能是地藏菩萨的重要道场,而直庵主持也定然是一方佛教领袖。

  1644年,也就是崇祯十七年,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攻克了北京,统治了中国276年的大明王朝宣告灭亡。史称“甲申之变”。《明史?苏观生传》有记载,王应华“甲申之变,归乡里”。

  王应华跑回东莞故里,这一年,他45岁。不久,在广州,王应华与同为东莞人的苏观生、何吾驺、顾元镜、曾道唯拥立唐王弟改元绍武,与苏、顾、曾等同为东阁大学士,掌管部务。前文说的明末名仕张岱在其所著的《石匮书后集?卷第五明末五王世家》中记载:“大学士苏观生素不能于平粤伯丁魁楚,遂拟尊王以抗桂。于是倡言唐介弟宜立,与布政使顾元镜及乡官侍郎王应华、吏部郎中关捷先等,以十一月之朔,请王监国。使主事陈邦彦奉笺观肇庆,未返;五之日,辄称尊号,改元绍武。群臣朝贺,以军国专任观生。及邦彦奉谕示观生,观生不省。于是超拜主事,简知遇,为兵部戎政尚书;王应华为右佥都御史。”

  不久,广州城破,王应华为保绍武皇帝,一起降清。后来他又跑去肇庆辅助南明桂王,并补为光禄寺卿。可惜大明大势已去。永历二年(1648年)桂王西奔,王应华心灰意冷,他便礼道独和尚空隐为僧。此空隐和尚,俗姓陆,号宗宝,法名道独,别名空隐,广东南海人,明万年四十四年(1616年),自行执刀剃发,归隐龙山,结庐而居,侍母尽孝十余年。崇祯二年(1629年)往谒江右博山无异禅师,受具足戒而得法,成为曹洞宗三十二代法嗣。旋而返粤,先后住持广州海幢寺,开法罗浮华首台,施戒惠州瑞开阁(今名准提阁)。明末清初岭南佛教振兴,有东江、西江两系,而东系的发展,肇始於空隐,为振兴东江佛教第一人。他的法嗣遍及南北,其中宏法岭南、大振宗风的天然和尚函是;开法关外、称佛出世的剩人和尚函可;施戒紫禁城、为清顺治皇帝剃度的正觉禅师行森,皆为其高足弟子。

  王应华于1661年正式出家为僧,王应华在空隐门下剃度,赐法名函诸,字言者。其师空隐康熙元年(1662年)由广州海幢寺返罗浮,趺坐而逝,寿六十二岁。王应华晚年隐居水南,并与诗人黎铨、卢鼐等以文结溪南诗社,1665年终老。王应华差不多是整个明代考取功名最高的人之一。但其晚年成就却主要是诗文和书法。他的《草书千字文》是明清之际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其诗作则更多体现了他虽为野老遗民,但破国孤臣的心态尚未平复,其时永历或已败灭,灰冷烟尽,故追抚前事,不免悻悻有哀思。在他的《曹溪矾洞山庵 》中,写下如此伤感诗句:

  石磴溪边五色光,山花细草向人芳。

  王孙不到云深处,寂寂啼莺古寺旁。

  此诗写于韶关南华寺附近的曹溪矾洞(今曹溪温泉)。尤其是“王孙不到云深处,寂寂啼莺古寺旁。 ”一句,堪称一朝绝唱。可以想见,王应华晚年常常云游各方刹土。芙蓉庵有前面的因缘,王应华必然也时有造访。以其当时岭南一方诗词及书法领袖,必然也有在芙蓉庵留下墨宝和绝句。可惜,战火将寺内文物毁失殆尽。今日,已经很难查考。空隐为岭南尤其是东江惠州东莞一带的佛门领袖,亦为王应华之恩师,其师空隐在芙蓉寺设坛讲经,自是必然。

  王应华回乡已隐居数年之时,写下《江村春兴 》一诗:

  何人车马到春城,高坐临流酒独倾。

  十亩黍苗分雨露,一江天色各阴晴。

  长堤种竹随时绿,倦鸟归林得意鸣。

  潦倒年来复何事?早潮看尽晚潮生。

  诗中“早潮看尽晚潮生”一句,乃道前朝已灭,新朝继起,兴亡不由人之意。一代江山一朝臣。清代因南方海外贸易的快速发展,加上毗邻香港,在清中晚期,宝山芙蓉庵迎来鼎盛的时期。尤其是晚清从广州到香港九龙开通的广九铁路,在距离芙蓉庵20里处,有一站为樟木头站。这个车站带来了大量铁路游客,“宝山石翁出芙蓉”一时广为人知,成为当时广东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在民国二十三年出版的《中华民国全国铁路旅行指南》(第一辑)中,与广州光孝寺、东莞大小虎山、惠州瘦西湖、深圳宝安黄金洞(此地名已消失,无从查考)等十余个景点,列在铁路必游之地。其景点名称即为:“宝山石翁出芙蓉”,地点是;“林村”,现在这个地名仅为黄江附近塘厦的一个小村名。黄江之名,据传说,源自太平天国时期。

  1938年10月,侵华日军占领广州,并控制广九铁路沿线。日军得知宝山盛产银矿,于是,一队日军驻扎在樟木头,驱散僧人,毁山寻银,造成千年美景和名刹均在数年间坍塌。

  半个世纪后,2004年,出家于南岳上封寺的僧人释了空,在古芙蓉寺旧址附近,开山重建。历经九个寒暑,芙蓉寺得以重启山门。了空和尚以“同体大悲,弘宗演教”为立寺宗旨,九年梵心普照,如今芙蓉寺又成岭南一方名刹妙境。

wangchaowh

wangchaowh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新闻